Monday, December 01, 2014

勁,型,頂


黃之鋒勁,
佔領人士型,
《蘋果日報》無得頂。

Friday, November 28, 2014

不如一起喝醉

一點之內,滿佈的只有偏見;十里之外,世界有無限色彩。

混沌之際,看到胡作非為的你,跟一己私慾一的你,在決戰。

我只能逃避。懦弱得無話可說。

沒抱半點期望。大家還不一樣?

不如一起喝醉。
當啤酒妹也不錯吧。
毋須戴上光環,少了一份沉重。

Thursday, November 06, 2014

Thursday, October 23, 2014

無論撐或反



最近親朋戚友坐埋一枱,例必先旨聲明不談佔中。未入正題已動氣,你說佔中者阻路,她說反佔中收錢,何必呢?不過想趁難得的放假時間,食餐安樂茶飯罷了!

從來不否認,傳媒不持平。你不會期望,只看一份報章,就能知道事實的「全相」吧?(不能說是『真相』,因為站在不同立場,就有各自各認定的所謂『真相』!)別說《蘋果》不公道了,你看的《星島》或《經濟》,難道就公正?識看,必須一併的看。當至少從兩份報章拼湊出接近事實的全相時,冷靜下來慢慢講也不遲!

每天困在激情行先的空間,奢想閒瑕有些理性的時間。一位友人說:無論撐或反,兩邊都偏聽!單單是這一句,已經有很多人不想聽!!!還是學劉江華好,「寧願一生都不說話都不想講假說話欺騙你...」

Friday, October 03, 2014

為什麼?



身為天主教徒,
我卻一直不停問:
為什麼天主要造人?
而又為什麼
2012年沒有世界末日?

Monday, September 22, 2014

「冇得揀」下「用住先」



陳年兒童節目《430穿梭機》有個環節,一直令我記憶猶新:小朋友去信寫明「我的志願」,無論是老師、空姐、侍應或者售貨員,一一助你願望實現。近日自告奮勇,為弟妹長期缺人的時裝飾物店做「義工」;午一晚十一的生涯,你說是甜還是苦?
雖然已是師奶,也還是處女下海,不無戰戰兢兢的心態,深怕交不出成績,要令弟妹失望。「上班」開首的一個小時,心底不期然暗地期昐,櫥窗外駐足的客人,多走一步進入店鋪,但老生常談的總是:希望越大失望越大,每當顧客過門而不入,還是有一絲絲失落。
後來漸漸接受到,愛看不等於認同,就算認同亦不代表要擁有,開始釋懷放棄端視櫥窗,專心細看《希特勒回來了》。看得開,反而有驚喜,每當埋首書本之時忽聞腳步聲,那種眾裡尋她的喜悅,很久沒嘗過!
過了這一關,又到第二個難題:到底顧客喜歡熱情款待,還是愛靜靜地看貨?將心比己想一想:像我這個買了一屋衫的客仔,除非選擇上有難度,否則一切自我作主。而在這個「豆腐潤」鋪頭,相信沒有選擇的難度,姑且決定大多時候閉嘴,說了句「隨便睇」就各自各修行。無法知道此策略是否可行,至少因著天時地利甚至人和,做了一丁點生意。

有說售貨員勝在把口,必要時更須誇張甚至失實。。。看來應該,但我做不到!眼見某個身型略胖的顧客,拿起心儀外衣在考量,沒騙她地指,穿上可能會太窄太短,似乎另選其他更適合。最後她,空手離開,生意做不成,卻留下「下次會再來」的笑容,不知比賺得的一百幾十,是否更矜貴?

(貼錯價錢令人多付錢,理所當然要歸還,估不到尋常之舉卻獲一顧客以『乜你咁坦白』回應,難道認定:逢商必奸?)

各式各樣的顧客,有著層出不窮的要求,例如拿起濶身設計的衫,竟然是嫌太濶!!?我記得當時,語窒無言,然後看著她放下衣架,徐徐離開。莫名其妙的質疑,原來最容易將一個人K.O.。

幾乎把一本書看完,不知是否這日的另類收獲?多謝弟妹在「冇得揀」下「用住先」,讓我證明,「原來只須努力做,我都做得到。」希望下次,再有改善空間。如果還有下次的話,哈哈~~~

個人至愛,雙面手造袋,還有其也手作仔
Facebook: Min plus



Thursday, July 03, 2014

難頂

虛偽的環境,
假惺惺的人。


Saturday, May 24, 2014

傷痕猶在的Sarajevo

永遠的痛
剛從薩拉熱窩(Sarajevo)回來不久,巴爾幹半島便發生120年來最嚴重水浸,波斯尼亞及塞爾維亞死傷者眾。到訪Sarajevo時五月飛雪,天氣反常,難道就是大災難的前奏?

十個朋友七、八個指:薩拉熱窩好危險喎,旅行時要小心!相信大家對92至95年的薩拉熱窩圍城戰記憶猶新,仍把這個當時脫離南斯拉夫而觸發內戰的國家首都看成戰場。子彈炮火痕跡雖猶在,但今天的薩拉熱窩,平靜又安寧!

Apartments Baščaršija Live,120Euro一晚,最多可住9個人
抵步時是清晨,巴士未至,慳時間改搭的士,15Euro到舊城,路程不過廿分鐘。這次四人成行,入住apartment更抵;爬上舊樓幾層樓梯後,推門看著那千幾呎的兩房單位,一時間有想將縮短戶外行程、增加留在舒適公寓休息的衝動。負責人一早在場迎接,態度親切有善,洗衣煮食潔淨用品一應俱全,更邀請品嚐咖啡綠食與朱古力,為初來到步的旅客對這城市增添不少好感。

墓地建於樓房附近

牆身可見炮火痕跡
沒有地鐵,卻有有軌電車,穿梭於城區之間。若然只在市內遊逛,徒步已可。可能是因為經濟問題,又或者干脆當作賣點,四周殘破的樓房,處處可見戰火摧殘的痕跡,牆上一個個明顯的炮彈洞,訴說長達近四年內戰的傷亡枕藉。

由塞爾維亞人發動的戰爭死傷枕藉,令當地人對死亡,毫不避諱,樓房旁的小小墓園隨處可見。走進其中,絕大部份亡者都是內戰最激烈的92至94年離世。被戰事帶走的人,依然與家人同在。

Holiday Inn
Sarajevo Rose
不住酒店,卻特地到假日酒店(Holiday Inn)一遊,單看僅餘的少許焦痕,看不出這座黃色建築物曾在內戰時嚴重損毀。據說這是當時記者傳播消息的主要集結地,酒店附近的街道當時更被形容為"狙擊手之路",埋伏山上的塞族狙擊手常射殺路過人群。由於巴士站與火車站在假日酒店後面,酒店附近也幾乎成背包客必經之路。

別奇怪街道上不時有「一撻撻」類似紅色的蠟,其實這是政府傑作,刻意在炮彈打落的痕跡上掃上紅色橡膠,名叫「薩拉熱窩的玫瑰」,紀念這一個地方曾受的煙波。

Tunnel Museum
由人訴說的歷史,更真實感人。翌日參與一個重遊歷史遺蹟的本地遊,司機連導遊是現年34歲,內戰時是十餘歲小伙子的波斯尼亞人(抱歉忘了他的名字!),親自將經歷娓娓道來。首站的Tunnel Museum(隧道博物館),坐落在一個住宅。隧道與戰爭有關,
導遊現身說法
全因隧道是軍方獲屋主(一位嬸嬸)借用在後院挖掘,以便作戰爭時的物資運送。

導遊說,這條隧道雖然明明是軍方所用,卻有不少平民藉此連繫機場與市區的隧道走難。(博物館播放的一條約15分鐘紀錄片,便可見當時連牲畜也要與主人一起透過隧道逃難,片段還可以嬸嬸屋主的真身,她在士兵平安到步見天日後,逐一送水慰勞。)
是這個水桶,勾起導遊兒時回憶
除了試行一小段又黑又窄的隧道、觀看紀錄片,博物館還有不少內戰期間的珍貴圖片,以及死難者名單。導遊隨意在名單上篤了幾篤,就包括了他的grandma、uncle、cousin及不少好朋友。他說那幾年沒有人會用功讀書,老師叫他們勤力,他們只回應,還不知有沒有明天呢?每次聽到警報就要急急躲進地牢,某次只要稍遲一點,就已命喪炮彈下,難道用功就能保命?屍橫遍野、甩手斷腳的畫面,幾乎每天重演。

博物館闢了一角收藏當時的戰爭日用品。原來當時以膠桶最彌足珍貴,因為在地下城,一匿可能要幾天,水成為矜貴之物,導遊說他也驚奇,當年怎樣可以用一隻手指拿水桶,結果兩隻手,合共拿了四隻水桶到地牢。難道是,亂世才有神力?

雖然地雷大致上已經清理,但他還是叮囑我們別在博物館附近亂走,因為偶爾還有是當地人誤踩地雷的新聞發生。戰爭過去,仇恨也應抹掉,導遊說,在薩拉熱窩內的波斯尼亞與塞爾維亞人,大致上和平共處,當然有些傷痛,一世忘不了。

山上頽垣鋪上白濛濛的雪
比賽賽道成為戰時最佳掩護

六月飛霜有寃情,五月飛雪,不知有何警示?當導遊帶我們上山,看看當年塞軍還利用奧運場地的滑雪道作防衞,隱藏於其中時,天空突然下起細雪,散落在這個曾經的戰場上,僅穿一件T恤加風褸的導遊也說,天有不測之風雲。但從他的笑容,看得出他熱愛這片一度變幻莫測的土地。

Bosnian Historical Museum
Latin Bridge
市內的歷史博物館(Bosnian Historical Museum)不知因何閉館,索性到Miljacka河的拉丁橋(Latin Bridge)追源溯流。奧匈帝國太子Franz Ferdinand在橋邊被刺殺,最終引發第一次世界大戰。橋頭的City Hall也剛剛在維修。Baščaršija舊市集是手信及餐飲街,廉價選吃kebab的滋味,在於與當地人一起開餐。


是的。在薩拉熱窩期間,總不時哼唱「是對青春小情人....」,但一直沒有計劃到訪Romeo and Juliet in Sarajevo倒下的相依地Vrbanja bridge。卻在離開後發現,一對不青春的老情人,原來已經,悄悄走過。

Vrbanja bridge外望

Wednesday, April 23, 2014

生日‧快樂




普普通通一個他
 不講究不挑剔 
便合襯吧

吸引的不記掛 

不美化 
永遠平淡簡單 
 應該寫意嗎

Tuesday, April 15, 2014

爭得到也未必好


裡外受敵。

身心俱疲。

Monday, March 31, 2014

自持奮進

每逢這一天,時間總是較平日,像長達一倍有多。


一言堂與一錘定音,永遠令人難堪。誰不想有自由自在、隨心所欲的空間?我們,就。是。不。能。

難捱還是要捱。認命。我認。很可笑吧?誰不想站在道德高地?但光環太大,負荷過重,也是危險了。

吐一口苦水再作戰。

自持奮進。

自當謹記。




Saturday, March 22, 2014

在華倫西亞( Valencia )錯過了太多

GRANADA坐夜車到華倫西亞( Valencia),六七小時後抵步。到達火車站時,外邊還是黑漆漆,因為還不到五點,天未光、人未醒,按計劃在火車站睡下半場。好冷好冷好冷。幸好相陪「露宿」的人也不少,只感冷而不心寒。因為,小偷光顧機會因人氣盛而大減呢!


可惜來的季節不是三月,錯過了一年一度的火節(Las Fallas)。這個源於中世紀的節日,主要是以當地時事熱話為主題製作各式巨型木像雕塑,燒煙花、放火炮,大肆巡遊後,一把火燒掉,寓意掃走衰氣。不難懷疑若在香港舉行,大量路姆西會肯定被燒,離不開 留不低 如火中的一個草原。

看不到當下的木雕,懷念一下過去的也好。走進火祭博物館 (Museo Fallero) ,一個個栩栩如生的雕塑就在眼前,當中不少主角的造型與構圖非常古怪、甚至有點恐怖。(當然,仿製迪士尼卡通人物甚至《聰明笨伯》造型的雕像,是另一種恐怖。) 原來每一年的原物被燒後,製作人事後會複製當年的冠軍雕塑放於此;逾80年來的作品,就此永垂不朽地保存。


到訪華倫西亞,還以為它只是個華麗的城市,靠歐洲式美輪美奐吸引注意;但最叫人有意外驚喜的,是這個絕美城市中,坐落了一個超時空設計的藝術科學城(City of Arts and Sciences),這個由科學館、植物園、天象廳、海洋館、歌劇院、行人道及停車場組成的新潮地帶,單看建築外貌已值回票價。

 
像魚骨的展館非常有趣,配合外面的藍藍水池,在外面走一圈,無須進場,也覺身心舒暢。(事實上花了錢進場,可能更失望,因為那個科學館的設置與內容,若與香港的科學館相比,大抵只屬幼稚園級別。)



據聞華倫西亞的火車站(Estacion del Norte)的馬賽克婦女像,是全西班牙最美的,可惜抵埗時太累、離去時太趕,無緣細賞。又,這裡8月有蕃茄節( La Tomatina ) 。再一次,時不與我。沒有你,還是愛你。

Thursday, March 13, 2014

匆匆而過Granada(格拉納達)


(2014年延續2013年的遊記,新一年旋即回顧,說來有點諷刺。)




因為Alhambra阿罕布拉宮而到Granada(格拉納達),因為阿罕布拉宮而體會,早起的鳥兒有蟲吃。

Ronda駕車到Granada只是傍晚,決定放低行李後才交車,找到交車點後卻已夜深,飢寒交迫下步行返酒店,忘了怎樣捱過那段路,沒料到是,翌日早上也要捱冷抵餓?


應該還未到七點,已經在空空的街等巴士,奇怪是巴士站卻排隊者眾,幾乎清一色趕上山城。自以為已經很早了,抵步時卻被長長的人龍嚇怕,天啊,他們怎麼可以天寒地凍便起床?又,鬼叫我不信旅遊書所言,多付不知多少錢預訂門票更穩陣。


呆呆的、瑟縮的不知等到八點半還是九點,終於售票了,不過,不消半小時,門外顯示屏上的門票數字愈來愈細,上午的門票在幾乎輪到我們時。。。Full。。。聽到前前後後的人都不斷唉聲嘆氣,阿Q地想幸好不只我是可憐人。其實自命受苦都只因我能離不離,退而求其次,干脆只買下午進場的門票就算,看的東西少一點,沒辦法,這就是現實,誰叫我較排在前面的人,享受了多一點被窩樂。索性步行下山,吃個平靚正午飯再衝刺。


可能因為早上的門票事件,窒礙了遊玩心情,最終排了一朝隊才有幸內進的皇宮,反覺得不外如是。


跟西班牙其皇宮一樣,宮內牆壁上的雕刻永遠吸引視線,如常看得賞心悅目。但要在最著名的黃金廳(Cuarto Dorado)中間的噴水池位拍照留念、又想沒有太多人入鏡並不容易,因為遊人如唧,等著不少人因沒耐性而放棄,當然包括本人在內。




獅子宮(Patio de los Leones)的12個獅子頭如是,永遠等不了獨個兒靜心欣賞寧靜時間,唯有被迫走馬看花。宮內的花園別墅等建築也很多,伴隨不少流水淙淙,當然包括連綿不絕的人潮。切記在城內一個高處,俯瞰阿爾拜辛區(Albaicín),或許較皇宮的莊皇細緻,更令大家著迷。




有些東西,看過了,記在心就算。不著痕跡地享受著與你的距離。就這樣,我匆匆走完這個僘大的皇宮,用了僅僅不足兩個鐘的時間。宮外沒有太多人欣賞的風光,反為更吸引,少人搶要的空氣,特別清新。








註:在這裡較難忘的反而是接連的示威。圖中所見是不少市民,不滿削減教育開支而上街。一樣的和理非非(應該沒有粗口口號吧!)









Sunday, February 23, 2014

有負《騙海豪情》

入戲院看《騙海豪情》( American Hustle)前,還沒看過影評,純被它的故事及演員而入場。

不是說不好看,就是覺得不投入,可能情節太冗長、可能太多東西畫至出腸,誰會騙人與誰會被騙都一目了然,沒有推敲的空間與肉緊的餘地。

又可能,坐在最後一行的我,看到至少三人中途或後半場離場,難免會對電影主觀地打了個節扣。不夠扣人心弦、留不住觀眾的電影,不 會是上佳之選吧?!!!

然後看見雜誌報道,這是一部環掃金球獎的電影、亦在奧斯卡獲多項提名。嘩,原來獲這麼高的評價,怎麼我卻有眼不識泰山?


希望不是對騙局感到麻木,致使對一切都漠然。

Saturday, February 15, 2014

人不可以貌相

「吓,你鍾意Melody㗎?」

當所有人的性格角色都被定型,很多事實會變得不可思議。如短髮、粗魯、硬倔、大隻如我,似乎不應該是My Melody的粉絲。因為她是粉紅色又細細粒,造型既嬌柔又可愛,竟然獲得我垂青,總是有點格格不入怪怪的。

其實我一直沒有隱瞞,只是你們不了解而已。

就把剛剛從7-11以同事慷慨轉贈的印花,免費換回來的My Melody,放在工作桌上。既自娛、也示威,Every man has his taste.

 人,不可以貌相呢。

Friday, February 07, 2014

hit rate下的「新聞」

在一個從FB「發掘(心底裡其實想用『炒作』一詞)」新聞的年代,如果記者還沒有開設FB戶口,不知算不算是不專業的表現。

一個個群組的誕生、接連不絕的share,令「新聞」輕易而舉便出現;幾乎只要按幾個掣,懂得copy and paste,便可製造哄動全城的話題,成本實在低,效益卻意外的大。但這些所謂「新聞」,通常都是芝麻綠豆無謂事,卻竟然得到全城青睞,不知是「發掘」這些「新聞」的人「目光如炬」,還是熱捧這些「新聞」的人「獨具慧眼」?

有時也不知道,到底是有雞先抑或蛋先?如果不報道這些「新聞」,是否不會出現一窩蜂「追看」浪潮;還是無論報道與否,這些未經報道的「新聞」,也一樣會在FB熱爆,自自然然成為「新聞」?


只能從hit rate,看出市民對新媒體下的「新聞」定義;無謂贊同與否,這些所謂「新聞」,已成主導:縱使「有眼不識新聞」,還是要試著接受與理解。說不定某一天,也會為採訪的新聞獲得幾個hit rate而樂不可支呢?!!!!

Sunday, January 05, 2014

新住客

新年之始的重任,竟是暫代阿姨照顧13歲的「唐唐」。

雖然是老狗,也還蹦蹦跳;要霸的地盤,大得驚人,原來野心這回事,在狗狗世界沒年齡界限。

看著牠搖頭擺尾,伏在腳邊要搓肚,當然又想起遠方的波比。不知牠,還記得我們否?

 總會在彩虹橋相遇。我信。

跳跳紥的新住客「唐唐」

Wednesday, January 01, 2014

今年,由這裡開始



佔中的成功,在於最後毋須佔中